李小龙功夫秘笈重出江湖| 8月份周迅有望加入(图)| 俊男靓女素颜惹眼球(图)| 这是电影学院的责任| 称其博客太过分| 确定引进内地| 专访需交1600欧元| 刘涛搂蒋欣玩亲亲| 被迫停工陪母亲(图)| 揭秘娱圈偷拍潜规则| 龙千玉做善事为女儿积福| 鹿晗因恐高症疯狂推掉工作| 做新人特紧张| 徐立功| 默新片| 李云迪搞怪“狩猎| 黄海波领衔重口味喜剧| 混血大眼妹超萌(图)| 低胸露背裙大秀乳沟(图)| 疑找其教二子学琴(图)| 谢霆锋承认在其住所过夜| 范冰冰称32岁一定结婚| 11日上映| 详解2012贺岁档前半程| 斯皮尔伯格执导| TNT公布冬季剧首播日期| 姚贝娜捐角膜受捐者见光明| 令人想叹气的自暴自弃玉女| 遗憾膝下无儿女| 《未了情》| 江苏卫视2016| 马伊琍装嫩惹争议| 王婧| 刘嘉玲坦承艳照后曾想轻生| 萧亚轩获富商4700万求爱| 大婚临近兴奋又紧张| 女星生子肚皮之争| 扬名海外| 万事如意| 阿娇晒与阿Sa晚安合照|

西安市地铁二号线二期工程(草滩北~北客站段...

2018-10-20 16:31 潇湘晨报
另外,全省森林中还有防护林610万亩,亟需抚育改造、提升质量。

   (原标题:网约车司机猝死,家属告平台 家属质疑平台派单过多;法院宣判:三公司未尽提醒义务,被判各补偿一万元)

  2018-10-20凌晨,27岁的刘某突发疾病,在长沙市岳麓区自己的出租房内死亡。

  不久后,刘某的家属将北京东方车云公司、北京小桔公司、滴滴出行公司诉至岳麓区法院,原来刘某曾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家属质疑刘某猝死的原因是平台派单过多。

  日前,岳麓区法院一审宣判,尽管刘某的死因与其网约车接单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理据不足,但面对长时间工作的网约车司机,网约车平台在获取派单提成的同时,对其进行必要的提醒亦属于合理的范围。故判决三被告分别承担1万元经济补偿。

  网约车司机凌晨家中猝死

  刘某分别注册了“滴滴优步司机”、“滴滴出行”、“易到车主端”手机网约车软件,成为上述平台的网约车司机。

  2018-10-207点04分,他早早外出开始网约车接单,直到晚上8点06分,刘某完成了最后一单订单,回到黄鹤小区的出租屋内休息。

  次日凌晨3点58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岳麓派出所接110派警称黄鹤小区有人死亡。民警出警后发现,刘某因突发疾病,经120急救医生现场抢救无效后宣告死亡。此时,他的儿子刚出生9个月。

  经法医进行尸表现场勘查,派出所民警对周围走访和征求刘某家属对死亡原因的意见,最终确定刘某系突发疾病而亡。

  岳麓区法院查明,2018-10-20至2018-10-20,刘某在“滴滴优步司机”平台接“快车”218单;2018-10-20至2018-10-20,刘某在“滴滴出行”平台接“顺风车”42单;2018-10-20至2018-10-20,刘某在“易到车主端”接229单。

  “网约车平台派单过多,刘某工作时间连续超过13小时、过度劳累。”刘某的家属认为,网约车平台运营方作为网约车平台的服务提供者,向刘某收取网约车车费提成的同时,未尽到合理提醒和采取技术措施限制司机最长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的基本义务,侵害了刘某的生命健康权益,要求对方连带赔偿20余万元。

  各平台运营商否认与司机死亡有关系

  岳麓区法院审理查明,北京东方车云公司为“易到车主端”手机网约车软件平台的运营者。滴滴出行公司系“滴滴优步司机”手机客户端中“专车”与“快车”的运营者;北京小桔公司系“滴滴出行”中“顺风车”的运营者。滴滴出行公司系北京小桔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公司为独立法人。

  “网约车司机的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的提醒和限制不属于公司的基本义务。”北京东方车云公司辩称。

  该公司列出,2016年12月l7日,刘某在北京东方车云公司的接单仅为5单,时间跨度大,分别为9:02,10:38,12:39,16:14,20:06。“每单运送距离也不长,就上述几个时间点看来,不存在需要对刘某进行提醒和限制。”

  该公司表示,“原告方提供的《死亡证明》仅能证明刘某系突发疾病死亡,至于是何种疾病、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疾病发生等关键事实均无相应证据,更无证据证明疾病的发生与从事网约车业务之间是否存在关系。结合12月17日刘某接单的情况,尚不能证明该驾驶强度会对人身体健康造成明显的影响。”

  滴滴出行公司认为,刘某对于滴滴出行公司的平台派单,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平台仅仅是把刘某与客户之间的信息进行匹配,刘某在使用网约车载客过程中,工作时间与工作强度是自己决定的。”

  “本案中,刘某的死亡原因是由于自身疾病,且其死亡时间离最后一单业务相隔8小时,所以刘某的死亡与平台公司无因果关系,平台公司无任何过错,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法院:平台具有提醒义务

  岳麓区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原告虽然提交证据证明了刘某系网约车司机,其因突发疾病死亡以及刘某的网约车接单量的事实,但刘某的死因与其网约车接单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理据不足。

  刘某的网约车接单量来自于其自己在多个网约车平台注册的接单量的累加,即便存在接单量过大的情形,也不能归责于各个网约车平台的分别派单量。故原告方据此要求被告方各网约车平台运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理据亦不足。

  尽管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网约车平台应当就网约车实际的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为其提供必要的提醒及技术限制,但在实际生活中,面对长时间工作的网约车司机,网约车平台在获取派单提成的同时,对其进行必要的提醒亦属于合理的范围。同时考虑到本案中刘某作为家中主要劳动力,他的突然死亡,无疑将对家庭日后生活造成一定的困难。因此,酌定北京东方车云公司、滴滴出行公司、北京小桔公司分别给付刘某家属10000元的经济补偿。

责编:韩雯雯
分享:

推荐阅读

被批唱歌脱拍走音 死亡病因令人难以理解(图) 后有新片 朴宰范透视装秀曼妙身材 男子汉够爽快!黄子韬录节目爆料已心有所属 满脑是李小璐 戴墨镜一脸坏笑(图) 自曝小帅哥照片(图) 何韵诗公开性取向后发新歌 陈冠希缺席女友家庭聚会
化身段子手少女(图) 一闪一闪亮晶晶 粉丝焦虑怕见不到偶像 何必矫情 身负重伤送院治疗 黑色短礼服个性优雅 宅在家里不看医生 《朗读者》 田朴珺朋友圈晒照 于丹等坐阵传播中国文化 网友大呼找到组织了 小腹隆起疑有孕(图) 李咏否认加盟东南卫视